白云半日

TurnToJPG -->


余寓之南粤已逾两年,此地风景秀美,而余外出游乐之心不减。值周日,城中大霾,入山清肺,是为记。

下午三点,准备进山。

/images/2016_11_12_22_29_06_611x809.jpg

西偏门进去,可见大片翠竹,不蔓不枝,犹为赏目:

/images/2016_11_12_22_35_56_611x806.jpg

水库堤坝上远眺主峰:

/images/2016_11_12_22_37_08_1084x806.jpg

山水:

/images/2016_11_12_22_38_10_1088x713.jpg

循梅花谷一路而上,新修的登山道宽敞、平整、人也不多,个人将之评为白云山里No.2登山道:

/images/2016_11_12_22_41_31_1081x813.jpg

新登山道远眺主峰:

/images/2016_11_12_22_42_13_765x780.jpg

沿着新登山道,抵达本人从未行至的白云山北线,此处游人不多,然植被茂盛,清幽异常:

/images/2016_11_12_22_44_43_612x780.jpg

/images/2016_11_12_22_45_53_575x764.jpg

从北峰杀回主峰的路,这段路是我特别喜欢的感觉,在半山腰循环迂回,而两旁鸟鸣不断,有脱尘 之感:

/images/2016_11_12_22_48_25_610x807.jpg

南国11月,植被依然是纯绿色:

/images/2016_11_12_22_49_03_1074x800.jpg

林间休憩的老爷们和少爷们:

/images/2016_11_12_22_50_35_1078x732.jpg

转战北峰途中拍的白云山全景图片之一:

/images/2016_11_12_22_52_12_1567x688.jpg

下山途中,天色渐晚,游人归而禽鸟乐也:

/images/2016_11_12_22_54_16_1083x695.jpg

远方被雾霾笼罩的城市:

/images/2016_11_12_22_54_58_1082x538.jpg

夜夜夜夜:

/images/2016_11_12_22_56_01_629x710.jpg

下到山底,夜幕降临时的美食之都,吃货们已然开始出巢(不用担心,窝吃得也不赖):

/images/2016_11_12_22_58_03_1089x587.jpg

我时常感觉,爬山即是一种修行。其实走上坡路的时候,辛苦异常,尤其对如我这种背包里塞满各种 装备外加充足补给的家伙、爬升速度又快,心率提升及滴汗速度更是快于常人不少。而这又如何? 艰难的爬升意味着在到达的顶点上足以俯瞰到在山脚下很难想象到的风景。登高至高点之时,把酒(水)迎风, 两腋生津,人生至乐,总共有多少次能做到这样呢?

有时候爬山爬到晚上,沿山路下山,看到山下的城市里灯光一盏一盏亮起来的时候,会有一种感慨: 山下的灯光里,可能会有很多的觥筹交错、也会有很多的温馨、拥抱、争吵乃至是狗血;山下的城市里 会有人欢笑有人哭泣…………而此时自己确是在高处里,眼往着这一摊蕴含着各种情绪的灯光,多奇妙,不是吗?

所以有语曰”近山者智 近水者仁”,近山者得来的智慧,我想有可能是因为个体在高处,因而能高于或是超脱于世俗来看到尘世 里的纷争吧?其实很多纷争,把自己抬高一下,很容易就明白把自己摆在什么位置了。为了避免装B嫌疑,这事 我就不能说太细。

晚上听到一个让我很担心的消息,一位兄弟正在远方独自经历一场他不能输的搏斗。祈祷他能赢得这场战役, 譬如南粤之地,几多秀美风光,若能共赏,当是几多幸矣。fight, brother!!!我只是做好了90岁依然能和 你在白云山早茶的准备。心香三炷,千里之外,祝君安康。